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广东警方通过视频侦查技术为社会平安稳定保驾

来源:未知作者:木牛发布时间:2018-02-23 20:31

 

“7·21”爆炸发生后,英国警方除了在爆炸现场进行勘察和取证外,对于伦敦近3周内监控系统的所有录像也进行了查找和分析。在很短的时间内,警察从25000卷录像带中找到了4名自杀式爆炸袭击者的图像,并在包括电视、海报、互联网在内的各种媒体上进行公布,最终将犯罪嫌疑人全部抓获。

这是警察最早运用视频侦查技术快速抓获犯罪嫌疑人的典型案例之一。记者从广东省公安厅刑侦局获悉,近年来,广东省公安机关大力推进基础信息化建设,随着视频监控设备的建设逐渐完善,广东省公安机关运用视频监控系统参与侦破的案件也越来越多。视频侦查技术作为刑事侦查的一种新手段、新理念,逐渐成为广东省公安机关侦查破案的新利器,是继刑事技术、行动技术、网侦技术后侦查破案的第四大支撑技术。截至目前,广东省公安机关应用视频侦查累计破获各类案件24.9万余起,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21.5万余名。

“视频侦查破案离不开视频监控系统的支撑。”广东省公安厅科信处负责人介绍,近年来,广东省视频监控技术广泛应用于打击犯罪、社会防控、指挥调度等工作中,逐步形成一系列视频应用的创新模式。广东省公安机关在组织视频监控系统建设的同时,大力推进视频图像智能分析与应用技术公安部重点实验室的建设,坚持“需要来源于基层,成果服务于基层”的理念,积极开展视频应用技术研究并参与实战,开创了广东省公安机关充分利用视频侦查技术为全省乃至全国的重大突发事件处置、重特大案件的侦破工作服务的新局面。

数 据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广东省已建的视频监控镜头约195万个,基本覆盖社会治安复杂区域和主要路段,已形成一张视频监控网络,其建设规模和数量在全国位居前列。其中,公安机关自建的视频监控镜头约19.4万个,社会建设的视频监控镜头约175.6万个。

“揭阳枪杀交警案”、“番禺灭门案”、“广州火车站砍人事件”、“301路公交车纵火案”……翻看广东近几年发生的大案,就如同翻阅广东视频侦查技术的发展史,几乎每一宗大小案件的成功侦破,都有视频侦查技术的一份功劳。

广东省公安厅刑侦局刑事技术中心的视频侦查专家杨武杰介绍,视频侦查技术已成为广东公安机关侦查破案的重要常规技术手段,很多重特大案件及路面抢劫、抢夺、盗窃案等,都将视频侦查作为第一选择,在有效应对动态化信息条件下的刑事犯罪中,视频侦查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视频侦查员通过视频模糊影像模拟画出嫌疑人样貌 南方法治报记者 钱文攀 摄

突破——视频侦查方法提高案件侦破效率

“视频监控网络建设是推动视频侦查技术发展的基础。”杨武杰介绍,10年前,广东省视频监控系统还未形成网络,侦查破案寻找嫌疑人主要还得依赖模拟画像等传统侦查方法。2009年,广东开始全力推进“视频监管-网控”构建工作,在重点区域、重点部位、重点场所、重要道路建设视频监控网络,实现全省视频监控系统“一点布控,全网响应”。随着视频监控系统的加快建设,视频侦查技术逐渐开始运用于侦查破案中。

2010年7月5日深夜,广汕高速公路惠来服务区,揭阳市2名交警在盘查一辆无牌车辆时,被车内男子开枪打死。案发后,视频侦查人员提取高速公路沿线的监控视频和卡口的影像资料进行分析,锁定嫌疑车辆为一辆凌志牌小汽车,并锁定了其逃跑路线,同时根据监控视频中拍到的模糊影像,视频侦查员通过模拟画像客观地还原出嫌疑人的样貌特征。

“揭阳‘7·5’枪杀交警案的侦破标志着我省公安机关正式迈入视频侦查时代。”杨武杰说,视频监控明确了嫌疑人的逃跑方向,为抓获犯罪嫌疑人提供了重要的依据,同时视频侦查技术有效地提高了案件侦破效率。

发展——率先成立视频专业队伍精确打击犯罪

2009年,为应对新形势的挑战,广东公安机关率先建立省、市、县(区)三级联网的视频监控中心,实现全省视频监控系统“资源共享,互联互控”,达到对社会治安动态掌控和对违法犯罪精确打击的目标。同时开始组建专业视频侦查技术队伍,掌控监控分布、整合监控软件、统一影像储存、提高影像处理技术、全面快速调取监控资料、提升案件串并效率等技术,充分发挥视频影像这一新兴侦查手段的作用。

2011年1月14日,全国第一支专业视频侦查技术队伍——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刑警大队视频中队成立。就在视频中队成立的第2个月,南山区某园林绿化公司发生一起凶杀案,经法医鉴定,尸体发现时间与案发时间已经相隔13天。在很多证据及线索已缺失、使用多种侦查手段毫无进展之时,视频中队对现场周边方圆1公里内的各类视频监控资料进行调取。通过几天几夜的缜密查找,从中排查出嫌疑人的清晰面貌,从而确定了犯罪嫌疑人的身份。几天后,警方根据研判组提供的图像,将犯罪嫌疑人抓获。

随后,为促进广东视频侦查技术的科学发展。2012年初,广东省公安厅刑侦局在刑事技术中心设立“视频侦查技术科”,组建专门队伍开展视频侦查技术,同时在指导全省刑侦视频侦查队伍建设、实验室建设、设备建设、机制建设、业务能力建设等方面进行了积极的工作。目前,深圳等部分市公安机关纷纷成立了独立的视频侦查支队,深圳市还在各区分局、派出所成立了视频侦查大队和视频侦查中队。

提高——练就在海量视频中挖线索的硬技术

“视频侦查既是技术活,也是体力活。面对动辄上千G的视频信息,既要耐得住寂寞,又要快速从中找出破案线索。”杨武杰说,视频侦查人员既要懂得基本的侦查手段,也要掌握刑事技术的相关方法和要求。随着视频侦查技术的广泛运用,视频侦查人员必须亲自到案件中心现场或附近采集原始数据,接着再回到办公室在对视频进行筛选、清晰处理、图像重建、研判等工作。

2011年3月2日,韶关发生一起小学生被杀案,视频侦查人员到达现场后,首先了解案件的基本情况,再深入调查访问,熟悉现场中心位置及周边道路、监控视频分布情况。提取周围的治安监控视频进行分析后,侦查人员掌握了现场的进出口路线,在现场区域图中仔细标画各街道、路口的所有监控视频分布,并结合模拟画像了解、掌握了犯罪嫌疑人的形象特征。采取逐段推进、接力追踪的方法,视频侦查人员最终确认了犯罪嫌疑人所在位置,专案组民警随后迅速行动,成功将嫌疑人抓获。

杨武杰表示,侦查意识和侦查技能也是视频侦查员必须具备的素质。只有对案件性质、因果关系及嫌疑人作案动机、手段、使用的交通工具等情况充分了解,才有利于分析和刻画犯罪嫌疑人;通过掌握相关情况并在视频中发现更多的信息,才能触类旁通,更好地寻找破案线索。杨武杰补充道,“为推动我省视频侦查队伍整体素质的提升,省公安厅刑侦局以举办全省视频侦查培训班、视频图像检验培训班、派员到各市培训班授课等形式,培养了一批又一批优秀的视频侦查员。”

巩固——“火眼金睛”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细节决定成败,这句话用在视频侦查工作中再贴切不过了。”杨武杰介绍,社会上除了公安机关自建的视频监控设备,还有事业单位、企业、小区、住宅安装的视频监控设备,以及车载记录仪、公共交通工具携带的监控设备等。这些视频的质量不一,格式也是多种多样,但对于少之又少的线索来源,视频侦查员当然不会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就算监控视频里的人影只是一晃而过,他们也可以凭借经验和技术迅速捕捉到那些神态异常的可疑人员。

今年6月8日晚,潮州古巷镇发生一宗命案,视频侦查人员以现场为中心向外围扩展调取多段监控视频。由于现场所在位置的监控于案发前几天遭雷击损坏,侦查人员仅在离现场不远的一私人监控处调取到一段无法读取的视频,侦查人员将该视频解码,最终获取了一段模糊的人影。经分析,该人有重大作案嫌疑,视频侦查人员用素描固定嫌疑人的相貌特征,然后在视频图像上虚拟嫌疑人的五官特征,最后利用电子画像软件对嫌疑人画像进行深入刻画,侦查人员依托视频图像迅速开展调查、走访,最终将嫌疑人捉拿归案。

“从海量视频里发现一个稍纵即逝的画面,到刻画嫌疑人的特征,每一个细节都非常重要,如果一步走错,整个侦查方向就有可能需要推倒重新再来。” 杨武杰说,查看视频不能中断,再小的细节都不能放过,发现线索了,就必须一点点往下查,常常一看就是一整天、一整晚。对视频侦查人员来说,每人都有一双 “火眼金睛”。

完善——视频铁证将嫌疑人绳之以法

作为一种记录犯罪事实的依据,视频侦查员整理出来的有力电子物证在案件诉讼中让嫌疑人无法狡辩。视频侦查技术为各一线办案单位提供了及时、准确、有效的侦查依据,并为各办案单位诉讼工作开展提供了强有力的证据支撑。

2014年1月20日凌晨1时至3时,河源市连平县南街连续发生4起纵火案件,造成一家3口死亡。视频侦查人员通过对该街大量视频资料的综合分析研判,发现嫌疑人当时混在起火现场的人群中,但其穿的衣服很有特点。监控摄像头自动启动红外模式,在红外条件下,嫌疑人穿的衣服呈现出一种独特的反射效果,而且通过视频可以看到他的衣服上有一个类似鹰的图案。之后,办案民警从嫌疑人家中找到一件类似的衣服,视频侦查人员用图像检验技术将嫌疑人的衣服与视频中出现的衣服进行比对实验,结果显示,这件衣服在红外光线下对光的反射效果与监控视频中显示的一致,这一发现为案件的起诉提供了重要证据材料。

杨武杰透露,目前,在案件的诉讼阶段也开始大量应用视频侦查技术,视频中的人像检验、视频图像真实性检验等,都能为案件在诉讼过程中提供重要证据。记者了解到,广东警方的视频侦查技术目前处于国内前沿,其中,由杨武杰主持起草及参与编撰的《视频中人像检验技术规范》、《视频侦查学》、《图像检验技术》等公安行业标准及书籍,指导着全国视频侦查技术向更高的水平发展。